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宽带娱乐 > 流量经营CDN/SDN >

对话蓝汛董事长王松:CDN行业的当务之急与转型中的思考

蓝汛王松CDN 2017年11月09日 阅读
摘要】当务之急:变革与合作

 CDN人物专访

 

2017年十一国庆,三亚,王松和雷军一起坐船出海,那天雷军给王松总结:互联网里面,做手机和做CDN是两个最苦的活儿。随后一个月,小米定下了2018年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蓝汛呢?这家中国首家获信息产业部(工信部前身)许可的CDN服务提供商如今怎么看行业?怎么看发展?亚太CDN产业联盟记者独家对话了蓝汛(ChinaCache)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王松。

 

 

 
蓝汛(ChinaCache)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王松

 

蓝汛,1998年创立,按照董事长王松的说法,蓝汛和中国互联网基本同时起步。当然我们知道,那一年,腾讯诞生,新浪刚刚成立,张朝阳从麻省理工回国创办了搜狐,随后一年阿里巴巴横空出世,各类新的互联网应用正大举兴起。

 

王松坦言在1998年开始做CDN,并不是看到了国外有Akamai这类企业,而是真正看到了CDN在应用场景中的机会,当时市场正好空缺,这给蓝汛创造了更多施展手脚的空间。

 

“其实那个时候没有所谓的竞争,唯一的竞争,就是让别人接受你,这是一个新的服务。”

 

最开始的那五年时间(即1998年-2003年),王松和同事们亲自跑,到处去布道,跟人讲什么是CDN。2000年,王松第一次去工信部,当时的电信管理局的副局长(现在已经退休)要求王松讲清楚什么叫CDN,中文怎么翻译,王松的回答是“内容快递网络”,这位副局长当即表示王松找错地方了——这事不是跟电信管理局谈而应该去邮政局谈。这就是当时蓝汛遇到的困难。后来逐渐在工信部、在业内推广了CDN这一概念及技术的落地,蓝汛在这角度上看可以称得上行业的先驱企业之一。

 

 

 
 
 

 

基于电信网的基础架构与CDN公司的尴尬处境

 

王松亲历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他眼里的中国互联网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在整个市场的红利中,应用层面的发展态势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但回过头来,中国的基础设施和互联网整体架构与世界的互联网发展水平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中国到今天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我们还停留在电信网”,言下之意,网络的连接、使用、基础架构还是停留在运营商网络这一层,还未摆脱带宽高昂成本束缚。

 

他感慨,由于互联网行业的成本架构和体系架构并非真正基于互联网,导致在做互联网应用服务时,会经常碰壁。如果不改变,后面的路很难走下去。电信运营商之间南北互联的问题,到今天依旧没有完全解决(南北互联是中国特有的互联网问题,以长江为界,上海为中间点,分两家运营商经营),当初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打破垄断,引入竞争,这个目的现在是达到了,但出现了运营商竞争互相排挤的情况,造成了南北访问速度很慢的局面。

 

但正因如此,国内CDN市场才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各项数据也都在表明这一互联网基础架构逐步走向普及,网络速率的追求依旧是刚需。在未来几年,CDN市场会不会发展的很快,王松给出了他的看法:刚创业那会儿,中国缺少CDN的应用环境,现在有市场了,全球的热度都起来了,现在仅获得牌照的企业都有三十多家,这个数量在世界上其他国家不曾发生,所以未来的市场还有很大的需求空间,CDN的流量肯定是有增无减,消费的量很快成为全球第一。权威数据显示,全球CDN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15年的49.5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157.3亿美元,复合增长率达26.01%。从营收贡献来看,北美地区是最大的市场,而亚太地区将会是增长最快的市场。

 

CDN成为了视频等企业不可忽视的成本,但是CDN本身的成本架构是否也亟待改进?据记者了解,在国内,CDN公司从运营商采购带宽占总成本的比例非常高,接近60%-70%的水平。但是对标Akamai,其带宽采购成本占总成本10%以内。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差距。王松谈到,我国CDN的整个产业的结构有很大的问题。蓝汛最初在国内做CDN,没人看好,也没人投资,直到2004年之后,第二轮的互联网高峰起来,才有风投感兴趣。他感慨,国内CDN市场与北美、跟欧洲市场至少有着4、5年的落后。他指的落后着重强调成本架构和网络架构方面。

 

记者观察到,在中国,直白的说,CDN这个行业就是给运营商打工,绝大部分的成本都掌握在运营商手里,CDN的生存领域被压缩的非常窄,价值空间和增值空间相应的就非常小。CDN的发展,本质上是建立在电信网络基础弊端之上,提升网络速率,但是要想获得大的发展,就要摆脱带宽成本的桎梏。蓝汛开始理解网络架构在中国之外是怎么构建以及国外CDN公司的成本结构是什么样的。

 

 
 
 

 

“重构互联网”的谷歌与“转型中”的蓝汛

 

王松透露,2015年和谷歌高层交谈时,谷歌表示他们在带宽成本上97%是免费的,考虑到谷歌业务上涌动着巨大的流量,当时在场的人都以为这位高层说错了,后来这一说法得到了验证。这就是谷歌互联网思维的巨大功效。在王松眼里,如果想彻底改变网络的运营状态,需要颠覆以往的网络架构,打造基于数据中心、互联网交换中心、CDN的三层架构体系,提供一种端到端的网络承载平台。王松也坦言这说起来容易其实操作过程中难度相当大。CDN是整个网络架构的重要一层,所以未来的应用都需要CDN这一层来做内容分发,可是CDN跟其它两层怎么去配合,这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蓝汛在2017年提到最多的词汇就是“转型”,相信这不仅是媒体的跟风式报道,也有着来自蓝汛内部管理层的些许声音。也许王松的回答更为有力,他表示,当前蓝汛正在强调从单一的CDN服务商转变为内容和应用的CDN服务商,第一是看到行业发展趋势,整套解决方案被需要;第二是市场竞争态势下,单一的CDN生存空间越来越被压缩,寻求突破是正常的;第三是对比国际上还有那么多优秀的企业值得去借鉴学习,苹果也在寻求改变,因此不断进步是必然规律。蓝汛如果还是定位在CDN这块,优势其实相比云公司就很小。王松透露,蓝汛和全球第一大IX服务商阿姆斯特丹AMS的合作,将在第一时间把全球成熟的IX商业体系和交易经验带到中国。

 

此外,CDN服务提供商如何中立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CDN的带宽资源受制于运营商,因此即使是排名靠前的公司的博弈能力也是相当有限,国内的很多企业都强调“网络中立”,但是很少能实现。据记者了解,以Google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一直是网络中立原则的忠实拥趸。Google认为,电信运营商往往从自身利益出发,对传输数据制定优先级,导致一些网站的速度很慢,甚至网站的链接完全被阻断,从而损害互联网公司的商业利益。早年包括Google在内的100多家互联网企业致信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督促FCC防范电信运营商在手机流量业务上制定带有歧视性的商业政策。为什么谷歌这样的公司能够重构互联网?王松认为,这些中立的数据中心是成为了互联网重要的基石,所以谷歌以这个数据中心为核心去组建了自己的运营网络。在美国,95%以上的数据中心都是运营商中立,运营商会提供互联网的交换的概念。而像欧洲则走的就更靠前,连那些交换中心都是中立于数据中心而不仅仅只是中立于运营商。

 

 
 
 

 

当务之急:变革与合作

 

云企业或者说互联网企业其实是颠覆了传统公司生产和销售的模式。的确,像蓝汛这样的公司,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蓝汛的生产、管理、运营、商业化等层面都带有很浓重的传统色彩,这一点上是需要向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学习和借鉴:数据驱动运营、微创新快速迭代等等思维。云厂商入局CDN行业,是冲着用互联网的本质来实施改造和颠覆的,从价格战可以看出其间蕴含的是强烈的互联网商战思维。

 

此外记者看到,国内云厂商和CDN厂商在所提供的服务上,都有一个本质上的相似点,即带宽成本占其整个网络架构运营比例非常之高。而谷歌,其使用互联网的体系架构来建立自身网络架构,使得其运营体系能够颠覆传统模式,从而建立带宽成本上的巨大优势。变革成本结构其实是国内互联网企业当务之急!

 

的确,传统电信网络领域形成了三大运营商垄断的局面,是为了避免重复建设网络基础资源的国情需要,但似乎这就是国内互联网企业“负重前行”的根源。针对此现象,王松表示,今天的互联网领域有点强者恒强的趋势,以BAT为代表的巨头企业在业务扩张基础上,纷纷在建立可以垄断的生态,逐渐形成分庭抗礼格局。但必须正视的问题是,即使互联网应用层已领先世界,但是网络层还是电信网模式,这导致中国的互联网发展之路倍受局限。王松认为,CDN厂商、云厂商或者说其他互联网企业应该联合运营商共同探讨这样的话题,发挥各自的业务优势、技术优势和资本优势,共同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蓝汛的一张老照片(摄于2007年

 

 

 
 
 

 

CDN创业往事:新浪、阿里与同行者

 

蓝汛一直关注国内互联网的发展,也一直在以技术能力输出的方式支持企业的成长与壮大。很多巨头企业在成长起来前都是蓝汛的客户,包括当时快速前进如今已经消失的那些。

 

蓝汛的故事里,第一个客户是新浪。蓝汛和新浪达成了当时最大的一次合作,但是新浪只给了一半现金,另外一半则使用了新浪门户首页的广告位来抵扣。那一年,蓝汛的宣传海报在新浪的首页挂了相当长的时间。随后,新浪开发出广告收入商业模式,开始考虑用现金来补偿部分CDN服务,而蓝汛也在不断摸索如何更有效变现。

 

同样,蓝汛和阿里也有渊源。当年阿里还没有现在发展的这么强悍,在海外有个部门采购了蓝汛的CDN。阿里说暂时拿不出钱来支付,建议给蓝汛拍一个企业宣传片来抵押。王松同意了,也正因如此,蓝汛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宣传片,可以挂到网站上去宣传了。时下,蓝汛和阿里成为了CDN行业的两大支柱对手,悠悠岁月确实改变了很多事。

 

“创业的时候,当时困难蛮大的”,王松回忆。早期没人愿意投资CDN行业,但蓝汛找到这个机会并且坚持下来,主要是其他系统集成以及IDC等业务在盈利,以旧养新,支撑CDN的各项工作。投资者们普遍认为,CDN应该是电信运营商该做的事,小公司是做不起来的,资本基础和资源基础不允许。“投资者看完就走”。几年之后,王松突然发现,蓝汛已经成为了当时国内最大的CDN公司,这引起了资本的关注,2004年第一笔风投进入,蓝汛开始迈入高速发展阶段。 

 

当年和王松一起开辟CDN行业的人,现在都在何方?记者梳理了目前CDN厂商的创始人背景,发现很多CDN企业创始人或者高管大部分都有蓝汛的从业背景,蓝汛也成为他们各自职业履历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王松回忆,蓝汛最早做CDN,前前后后有几千甚至上万员工,技术、管理经营各方面的人才正是看到了市场机会选择了创业的路,他为蓝汛培养众多CDN行业人才而自豪。

 

“在互联网行业,其实闲着的人非常少,大家都在各自的业务上狂奔”,王松透露和同行者依旧保持着联系和合作。

 

问及自己是否是成功的商人,王松说从没想过成不成功,对他而言,希望能做自己更加有兴趣的事,做能够改变互联网的事就觉得很兴奋。他说,其实现在CDN没有太大的门槛了,CDN可能到了开始会被一些颠覆性行业所颠覆的时候了,但今天他依然充满激情,当下的互联网环境确实还存在很多改善的空间,“如果在其位而看不到问题,那的确该退休了。”

来源:亚太CDN产业联盟作者:王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