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siaOTT官网首页互联运营 > 网络加速CDN分发 >

玩客云亮相CES 陈磊说想用共享计算和区块链轰开海外大门

CES玩客云区块链共享计算 2018年01月11日 阅读
摘要】根据CES官方数据,在全部参展厂商中,中国厂商有1551家,整体占比达33%,诸如百度、华为、阿里云、苏宁、海尔等国内标杆性企业悉数到场,“中国军团”成为本届大...


CES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消费类电子技术年展,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技术产业盛会,在世界上享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今年的CES,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物联网、VR/AR、5G等技术受到了极大关注。根据CES官方数据,在全部参展厂商中,中国厂商有1551家,整体占比达33%,诸如百度、华为、阿里云、苏宁、海尔等国内标杆性企业悉数到场,“中国军团”成为本届大会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其中,作为当前最热门的区块链技术的代表企业——网心科技,也携旗下新一代共享云计算智能硬件“玩客云”亮相CES。在区块链领域,玩客云业已成为产业风口上最引人瞩目的应用,其共享理念的独创性、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俱佳的市场表现,以及广阔的市场前景受到了行业认可。
 
 
参展CES  玩客云惊艳亮相获点赞
 
资料显示,玩客云是网心科技在2017年推出的中国首个云计算区块链应用,而链克则是迅雷玩客云共享计算生态下的虚拟数字资产,只能通过玩客云智能硬件分享带宽、存储和计算能力获得,是迅雷对玩客云用户参与共享计算、贡献自己闲置资源的奖励。玩客云是整合了网络带宽、区块链、CDN、P2P等互联网技术与互联网思维为一体的新一代轻NAS级私人云盘。用户可以通过APP以及云端对自己家庭端的云盘设备进行管理,在闲置时间灵活利用家庭的下行带宽资源,同时将家庭冗余的上行资源,利用P2P等技术分享给其他人,以此换取迅雷体系内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数字资产奖励——链克。
 
 
迅雷CEO、网心科技CEO陈磊曾介绍说:“互联网计算架构之前也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变化,那是由谷歌引领的去IOE的概念,把数据库这个东西免掉。今天行业又到了变革的边缘,整个互联网计算产业又要发生大的一次架构变革,我们是最早的实践者,在这个领域里面是先驱,我们希望能够坚持和不断的发展。”
 
 
就在获得2017亚太CDN年会“智能创新产品大奖”后不久,玩客云同时获得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和欧盟CE的双重认证,取得了进入欧美市场的准入证,即将开启在海外市场的售卖。获得FCC认证对玩客云乃至于对整个网心科技都意义重大——它不但意味着玩客云成为首个进入海外市场的共享计算与区块链应用智能产品,同时也表明,网心科技所提出的共享计算概念,获得了海外权威机构的认可。
 
 
可以看出,从长远角度来理解,玩客云和共享计算的出海是迅雷必然选择,也具有多重战略价值。第一,共享计算生态布局扩大,有利于社会整体计算能力的进一步提升,区块链技术的实际应用将大大提升;第二,出海后,海外的企业也能享受到低成本的优质云计算服务;第三,这符合迅雷云计算转型和海外战略双管齐下的定位,将推动业务的整体发展,链克的应用场景将会走向国际化。
 
陈磊在CES详解玩客币更名始末:币圈的炒作一直都是潜在隐患
 
CES 2018展会期间,迅雷CEO、网心科技CEO陈磊出席了“极客之夜”活动,并在现场与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就玩客云的行业意义、云计算领域成绩、迅雷未来布局等问题进行深入对话。
 
 
陈磊表示,做玩客云这个产品,就是希望能够对之前迅雷的商业模式有所改变。他认为,首先是要有一个保护版权方和让版权方自己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里面,他们认为用区块链技术去做是最好的。所以区块链在玩客云的体系里边,在 to B 和 to C 两端的应用里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价值。
 
针对玩客币改名链克的问题,陈磊觉得,在一定程度上,更名行为是刻意远离玩客。保留了客字,其实更强调它是区块链的一个度量工具,而不是币种。在做区块链的时候,特别是当有链克这样一个虚拟数字资产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去应对炒作,其实币圈的炒作对于他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对于担任迅雷CEO过程中遇到的波折,陈磊曾感慨“迅雷的 CEO 是世界上最难当的 CEO”,2016 到 2017 年的时间里,其实有很多的波折,也经历了很大的压力,他感谢亲热朋友在那段时间对他的支持与信任。
 
“我觉得最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会专注去把共享计算和区块链这两件事情做好,我相信迅雷以后发展的道路肯定会越走越宽。”
 
 
陈磊与张鹏对话实录(极客公园整理)
 
张鹏:如果用一个词来表达,你觉得在此次 CES 上什么是让你感觉印象最深刻的?
 
陈磊:融合。今年的 CES 我觉得很多公司越来越像,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变成了人工智能公司,做实体产品的公司也开始做互联网技术。比如海尔、LG 都推出了智能家居整套的系统。
 
我一直觉得今年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高度融合的一年。未来的产品里边,可能很多今天没有计算能力的产品,未来可能都会加上,今年的 CES 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趋势很明显的一个代表。
 
张鹏: 说完这个趋势,我们来说说迅雷自己的东西。其实区块链技术在玩客云产品里的应用,很多人只知道这个概念,但没有充分理解。你觉得我们怎么来快速理解这件事情?
 
陈磊:做玩客云之前,我们其实做了一个产品叫赚钱宝,也很火爆,只是我们控制产能,卖的没有那么多。赚钱宝这个产品当时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用户会质疑你对他资源的使用是不是公平,或者说你测量的方式是不是合理。
 
到了玩客云这代产品,是因为它的用户参与性特别强,所以我们给新一代的产品取名玩客云。在这样一个用户群体里边,你会发现其实和我们极客公园里边的极客二字很像,大家对你这个产品的要求会很高。
 
我们在做这一代产品的时候,决定要用区块链的技术,去把用户共享的资源用一种公平公正、不可篡改的方式去度量出来,增加它的可行性。还有一点,玩客云本身不仅是一个共享计算的智能设备,它对于用户而言是一个私人云盘,类似于把网盘搬回自己家。另外,它也拥有下载的功能,有终身免费的极速下载特权。
 
有关下载的问题,我之前也聊过,我觉得迅雷下载产品的路越走越窄的原因,跟当时迅雷选择的商业模式有很大的关系。
 
在 2009 年迅雷下载非常强大的时候,当时选择的商业模式对于我们的上游的版权方和下游的用户而言,都不是特别健康的一种模式。作为当时中国最大的视频分发平台,它对版权方是特别不友好的,同时作为最大的下载工具,是要求用户花钱来买速度。
 
所以在做玩客云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有所改变。首先是要有一个保护版权方和让版权方自己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我们认为用区块链技术去做是最好的。所以区块链在玩客云的体系里边,在 to B 和 to C 两端的应用里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价值。
 
张鹏:其实最近你们股价狂涨,大家都觉得好像和币圈沾上了光,但你们主动做了改动,不叫玩客币了,改成了链克,而且还要实名制。本身挺好蹭了一个挺好的热点,做这些改动是出于什么考虑?
 
陈磊:一开始玩客币实际上是依附于玩客云之上的,起这个名字,也就是说玩客云是主体,玩客币只是一个度量工具。但是在我们做这个业务的过程中发现,其实玩客币这个产品本身,它是有它独特的价值和发展空间的。
 
玩客币改名链克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远离了玩客,我们保留了客字,其实更强调它是区块链的一个度量工具,而不是币种。在做区块链的时候,特别是当有链克这样一个虚拟数字资产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怎么去应对炒作,其实币圈的炒作对于我们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张鹏:但确实因为这个原因机器卖得很好啊,你觉得是隐患是什么?
 
陈磊:机器卖得好,我觉得跟炒作可能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但是炒作最终是有害的。炒作的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钱。而一家企业如果你允许你的用户被炒作者一次、两次的伤害,你这个企业在用户心中就永远得不到「民心」,业务就没法做了。
 
所以我们在设计产品和运营生态的过程当中,一直很关注炒作的行为。链克的使用不能脱离它实际的价值,一旦脱离了它实际的价值,用户一定会吃亏,所以作为企业我们要对用户的利益负责,是要坚决抵制炒作的。
 
实名制是一种抵制炒作的方式,这个故事还没有完,我们后面可能还会出其它的政策,真的是把炒作压制住。在我们推出实名制之后,我们看到韩国政府也在出实名制,所以我觉得对所有做区块链的企业来说,防炒作、投机,其实跟互联网防黑客是一样的,这是一个长期的、每一个做区块链的企业都必须去做的一件事情。
 
张鹏:玩客云在国内特别火,国外对于它是怎么看的?
 
陈磊:我觉得在美国,在 CES 上沟通起来更简单了,因为在这里大家看到的更多还是这件事情的本质。就是我们正在两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做很前沿的探索:一个是云计算,我们认为云计算领域是在被技术颠覆的边缘,今天的云计算面临着很大的技术挑战,我们正在用共享经济的方式来重构云计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共享计算。
 
另外一个是区块链,这又是今天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正处于从企业端应用发展到大规模的用户端应用的技术拐点,而玩客云和链克是有机会成为第一个用户量级达到千万的区块链应用的,这对于中国和世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在解释这两件事情的时候,得到大家的关注,我觉得是比较容易的,也是很自然的。我们也很感谢很多的同行、媒体和用户都对我们的产品非常关注,也给我们走向海外市场带来了信心。
 
张鹏:所以海外应该也是非常顺畅,也会很热的这样一个市场,甚至比国内会更热。
 
陈磊:我希望是这样的。而且我们今年会重点在国际市场发力,玩客云马上就会在香港市场开售,在东南亚和欧美的业务也已经在推进中了,很快就能和国际市场上喜爱玩客云的用户见面。
 
张鹏:刚才聊了很多挺严肃的话题,今天既然是极客之夜,是 Party,咱们不能这么严肃我们有一个环节叫真心话大冒险,准备了两个信封,这里边有两个比较刺激的问题,如果如果实在不想回答,我这有酒,你就把它干了。
 
陈磊:我酒精过敏,所以只能选择真心话了。
 
张鹏:来看你选择的第一个问题,预测下比特币还会涨吗?
 
陈磊:比特币会不会涨我觉得有两个事情大家要关注。第一就是比特币今天其实已经不再是当初中本聪设计的非常民主、公平的比特币了,比特币的算力其实集中在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持有算力的圈子对它的社会责任是不是能够承担起来,将最终决定比特币是会变成泡沫还是会持续增长。
 
这个圈子的群体,它可以有两种考虑,一种考虑是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操纵比特币的价格,所以实际你去看比特币的交易量很大,但真正参与到比特币交易的认可和互联网人口比还是很小。如果这个群体说我就是一遍一遍去赚这些人的钱,最终会失去民心,一次一次的坐过山车总有一天大家会不敢坐了。
 
第二种考虑是他们借助比特币去炒作,比如分叉,比特币分叉这件事情其实对比特币本身将会有很大的危害,我预测 2018 年比特币可能会分叉 100 次。
 
张鹏:确实,持有它的这些人去怎么运用它,其实很重要,如果背离了初心,这件事最终可能是一个系统性的烟消云散,所以一般涨跌其实不重要,看它是不是能够有持续的价值很重要。前段时间迅雷的那些故事大家都知道,我们想问问,在这个故事背后,你的心累吗?
 
陈磊:有一次我有一个朋友在微信里一个劲儿问我,最后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我说,迅雷的 CEO 是世界上最难当的 CEO。
 
这件事对我的个人生活的确产生了一些影响,我觉得对我最大的影响,是我变得更虔诚了。我在前年九月份成为了一个基督徒,也是因为 2016 到 2017 年的这段时间,其实有很多的波折,也经历了很大的压力。
 
有时候在你面对一些压力和波折的时候,你的确觉得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基督教有句话叫,「活出耶稣的样子」。说的是宽厚待人,克己、宽容,爱你的仇敌。在这段时间里,面对这些困难,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信任,我觉得对于个人来讲是非常有帮助的,这个真的是对我的生活带来了挺大的变化。
 
张鹏:接下来你觉得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陈磊:我觉得最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会专注去把共享计算和区块链这两件事情做好,我相信迅雷以后发展的道路肯定会越走越宽。
 
(完)
 

来源: AsiaOTT作者:王刚

相关推荐